建立海洋强国重在拓展海洋文明
2012-11-09 14:41:59
  • 0
  • 0
  • 5
  • 0

18大再提“海洋强国”,有种久违之感。作为在世界舞台上越来越重要的国家,在海洋战略上不做出大文章是不可思议之态。事实上,中国国际贸易、石油等资源对外国越来越重的依赖、南海与钓鱼岛之争等,也迫切需要中国把海洋战略提升到应有的高度。世界真正的强国,也无不都是海洋强国。

中国再次明确提出海洋强国的发展战略,日本政客马上跳了起来。“提醒”中国应和平发展。这有钓鱼岛问题使中日处于紧绷状态的缘故,也有日本政客“别有用心”的成分在内。一方面,这是暗示中国海洋强国战略会破坏世界海洋和平,一方面也可起扰乱中国人的情绪作用,令中国海洋大国策陷入过度争吵的困境。

不过,日本政客的提醒也对我们有好处,中国要建立海洋强国,不可不在整体思想设计上多做功课。我们海洋强国的立足点、希望达成的目标和实现的途径和方法,不能没有一个清晰的智慧思路。对此,认识海洋文明,发展海洋文明,是摆在中国面前的一个大问题。

20多年前,国内曾有学者对大陆文明与海洋文明有过认真的思考。海洋强国,也只有建立在海洋文明的基础上,才能被世界理解,得到国人的高度支持。

海洋文明不是传统国人认识的洋枪洋炮耀武扬威。不错,中国晚清开始的几十年中饱受外国列强侵略,其中大部分入侵来自海上。然而,在中国的北方,俄罗斯不也大举侵略中国,并且豪夺中国巨大面积的领土吗?国家积弱之时,怎能不面临四面楚歌窘境呢?侵略无论来自陆地还是海洋,都会给弱国以致命的伤害。

海洋文明最基本之处是开放式贸易,最核心价值观是海洋文明形成的理念。除了开放之外,还有宽容、友善、尊重、契约、冒险、拓展和创新等诸文化元素。辽阔的海洋,宽广博大,必须要用宽容与友善来建立海洋关系;海上贸易的特征是远离故土,必须有尊重与契约才能公平交易;海洋是勇敢者的乐园,冒险、拓展与创新有助于锻造优良的民族个性。

海洋文明产生冲突时,争夺与战争不可避免。但是,战争与和平可以迅速转化。尤其到了二战的新时代,战争早已不是其主要形态。比如一国国家遭遇重大自然灾害创伤,各国通过海路的救援行动是低成本的;索马里海盗肆掠中东那片海域,列国派军舰护航,完全是和平正义的行动。

当然,一个国家要拥有强大的海洋地位,不能没有强大海上武器装备,甚至还与其他国家进行军备竞赛。可是,战争能够避免各国实际上都在努力避免。一艘大型现代军舰甚至航母,不仅造价昂贵,而且上面还有成千上万活生生的将士,万一被击沉,损失惨重,列国其实也都伤不起。反过来说,一个国家如果没有足够强大的海军力量,那被别人欺负也无可奈何。一个人想不被人欺负,首先得自己的拳头硬。一个国家也是如此。

同时,我们也要对这个星球上的海洋文明有全新的认识。虽然实力具有决定的意义,但实力派国家共同缔造海洋和平,还是当今世界的主流趋向。我们要讲实力,也要宣示和平。有实力者宣示和平,才有真正的和平。中国要向世界证明自己是爱好和平的国家,也需要大幅提升实力。有了强大的力量却总是维护和平,这个国家的国际信誉才能得到有力的依据。不然,你说要强大,强大之后会干什么,别人也就会胡乱猜想。此外,强大之后,在国家海洋大舞台,我们的声音才会被人认真倾听,才能有效参与国际海洋新秩序的构建。

因此,我们既然要打造海洋强国,就不可继续在过去的教条和僵化的思想中绕圈子,少用对抗性思维来拓展我们的海洋文明。哪怕别国真有通过海洋“围堵”中国之意,我们还是释放善意,把和平的主张传导给这个世界。不然,别国就很可能对我们产生误解。我们努力化解对抗,表现上也许有“装孙子”的嫌疑,却可以形成强大的海洋文明力。另一方面,我们又不可以一味示弱,关乎我们的领土主权和类似的国家根本利益,我们必须寸步不让,该出手就出手。我们所要做的,是明确自己的底线,其他“什么都可以谈”,什么都可以与他国达成谅解和妥协。这就是一个国家应有的海洋生存智慧。

海洋文明与大陆文明可以互相推动与促进。海洋的装备,需要依靠大陆制造。以航母为例。如果不建造航母,有些复杂的技术问题我们永远不需要面对。比如飞机阻拦索一事,我们一时遇到麻烦。原想从俄罗斯进口,但俄国人根本不够“哥们”。这一刺激,我们的技术人员最终还是通过“自力更生”设计制造出中国的阻拦索。这类技术刺激,不仅可以给国家组织技术人员攻克难关产生动力,也会促使这类技术转化为民用。航天工程也很昂贵,而现在,大量航天技术民用化,对社会经济发展和提升人民生活质量,都有难以估量的功用。组织生产先进海洋装备,具有同样功效。还有丰富的海洋资源,从海洋取出运往大陆,作用不必缀述。

海洋文明一个显著特点,就是促使我们更加智慧地看生存和发展问题。如果偏激和固执,仍在僵化和教条的思想中自以为是,我们就无法建立一个高智慧的海洋文明,那所谓海洋强国,也就心有余而力有不逮了。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