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朗问题上中国要有新的外交智慧
2012-01-16 14:36:16
  • 0
  • 20
  • 696
  • 0

伊朗与美国交恶几十年了。几十年中,美国曾有几次要向伊朗动手,终因伊朗特殊的石油地位和当时的国际形势而作罢。而现在,美国从伊拉克收兵,在阿富汗的战事也准备草草收场。美伊之间的战争气氛却浓厚起来。美伊会否真有一战,谁也说不准。且让我们厘清一些基本问题吧。

1、美国石油储备丰富,如今又主要就近采购石油为主,且开发出生物燃料技术等,已基本可以不受波斯湾石油影响。再者,美国本土很多油田,尚未组织开采。

2、美国在伊拉克、阿富汗的战争是胜还是败,切勿简单地判断。毕竟伊拉克萨达姆政府、阿富汗达利班政府是在开战不久就被推翻了的。只不过美国对战争的最终要求有些高,想追杀神出鬼没的恐怖分子,想给被占领国带来新秩序,时间久了,这种战争目的难以完全达成,不如就不管了。再说,自恐怖主义头子本·拉登等被成功追杀,美国也可以说取得胜利。

3、美国在利比亚的战争模式,是基本不死人只花点钱的方法,并且这些战争花费还可以由其盟国和被入侵国分摊。这种战争模式若在被入侵国产生一定反对派武装力量的情况下,效果更好。对新利比亚来说,美欧等参与利比亚战争的国家,就成了恩人国。卡扎菲政权长期培育的国民反美情绪在一夜间,几乎消失殆尽。这种战争模式过去在前南也是成功的。利比亚的成功,会让美国以后对外战争中更灵活地采用这种战争模式。

4、美国对外战争未必会通过联合国取得合法性。叙利亚美国不太想管,所以才要求联合国通过决议。俄罗斯、中国投反对票,美国正好顺水推舟,是俄中等国阻挠,让利比亚人陷入水深火热之中。美国姿态有了,却不必出力。世界舆论,尤其知识界,就因此对俄中加深负面看法。

5、伊朗和她的阿拉伯邻国,关系并不好。若伊朗挨打,阿拉伯邻国基本是打心眼欢呼的。

6、美国真要挑起战争,只要用一些办法逼伊朗先动手就行。历史上很多战争,只不过需要一个“偶然”的事件而已。

7、伊朗的国家稍大些,美国的战争准备时间必须充分些。同时,由于2008年全球经济危机以来,美欧需要一段时间舒缓。因此,迅速开战,美国不希望。可2012年是美国大选年。若伊朗给了美国开战的足够理由,会对奥巴马寻求总统连任有利。

8、若只用利比亚那种战争模式,坚持不派入地面部队,美国国内支持战争的人会远多于反战派。美国打垮伊朗的防务系统,伊朗就可以被不怀好意的邻国欺负。若国内产生反对派武装,那就更好了。伊朗统治者的结果就是卡扎菲的下场。

9、若解决了伊朗,中俄确有可能招徕美国更大的压力。而这,又与美伊之战中的中俄态度密切相关。

10、美国总是有很多盟国。不论中国,在当今世界除俄罗斯外,世界列强基本都是美国的盟友。相反的,中国其实没有一个真正的盟友。俄罗斯历史上伤害中国最甚。前苏联解体后,一度时间俄罗斯经济困难,才需要与中国关系好一阵子。现在俄罗斯经济基本恢复了,防范中国已多于和中国友好。

在当代世界格局中,中国处于什么样的地位,我们很多人往往不是很清楚。代表国家真正实力的是教育和科技,可偏偏这两点,仍是中国最大的短板。在科技上的差距,30年来我们赶上一点,但还是很大的,尤其军事科技。整体而言,我们比美俄欧洲都要差不少,仅有些少数领域,我们才有拿得出手的好武器。我们赖以自豪的是经济状况似乎好了不少,经济总量已经世界第二了,政府持有大量外汇储备。有经济支持,集中起来,可以做不少事。但我们的经济是贫富差距大,政府富普通民众穷。世界最先进的武器,并非有钱就可以很快造出来。中国最大的利益还是要有稳定的发展环境。只有教育、科技上去,政府富民众也富了,我们才可以国际社会真正拥有自己的地位。

基于这样的国际现实,中国就很有必要在外交上智慧地生存。我们根本没有必要过分地跟随俄罗斯与美国较劲,也不必为一些独裁政权或怪异的政权强出头。为国际正义喊话是理所当然的,但当一些战争或政权改变不可避免时,我们不妨避开美国的锋芒。在利比亚问题的处理上,我们就犯了那个错误。俄罗斯比我们灵活多了。起初,俄罗斯显得那么地反美。看到卡扎菲撑不下去,这个国家就立即转轪。这导致“新利比亚人”对中国产生反感多于俄罗斯。

中国真正要做的事坚决地维护自己的国家利益。台湾问题、南海问题、钓鱼岛问题、藏南问题等,才是我们的重中之重。在这些问题未得到解决前,我们何必为一些自身有大问题的国家争什么?国际社会有基本的国际道义,有普世价值的存在,但很多国家的政客是不管这些的。有不少曾经与中国友好的国家,是给钱就友好,不给钱就翻脸。这种所谓的老朋友,要了有什么用?当然,也不是要在外交上冷落这些不是真朋友的外国政权。这等政权反正有奶就是娘,那就在我们需要时给他点奶即可。国家之间没有永远的敌人,也没有永远的朋友。我们得记住这一点。

伊朗问题对中国现在很重要,因为我们大量石油从这个国家进口。有人说,美伊关系紧张,对中国最有利。这样,中国可以从伊朗获得更多石油。如此小算盘最危险。若美伊真开战了,中国对伊朗的石油信赖就变成经济发展的巨大硬伤。到那时,中国石油供应就会缺很大一块。若到了开战时,中国仍然为伊朗背书,那保不定美国乘着中国大闹石油荒时对中国做手脚。美国如要求沙特、科威特等国有意无意地减少或拖延对中国的石油供应,让中国因缺油乱的程度大一些,沙特、科威特等国会听美国的?还是会听中国的?

在石油问题上,中国必须特别小心。不要看到俄罗斯在伊朗问题上坚决地反美,我们就一定冲上去。俄罗斯不缺油。而且俄罗斯当前经济与世界经济的融入度很低,不会因美伊之战有什么大的影响。

美国想通过对伊朗的石油禁运搞垮伊朗的经济,让不满的伊朗人产生强大的反对派势力到反对派武装。若伊朗局势到这一地步,美国再对伊朗动手,胜算就大很多。只要伊朗坚持发展核武,不肯与美国和解,那么,美伊战事今年不发生,以后也必然发生。

现在,对中国有利的是欧洲、日本、印度也有大量石油来自伊朗。美国要安慰好欧洲、日本、印度,就必须待利比亚、伊拉克石油生产恢复。不过,世界石油目前产能是过剩的。美国可以让沙特等国迅速大规模扩大生产。欧洲、日本、印度的石油问题解决了,美国也就到了可以动手之时。那在美伊开战之前,中国究竟该怎么做呢?其一,想法扩大石油来源,减少对伊朗的依赖,并增加石油储备。其二,尝试说服伊朗不要那么硬了,至少摆出和谈的姿态可以为战争准备多一些时间。其三,不妨实用主义一些,向美国提出我们石油供应损失问题的解决方案。中美经济已经相互依存了,中国经济出问题,美国也会受影响。对于重商主义的美国,这个理由他们是天然地接受的。国际关系的智慧,其实就是一定程度的实用主义和国际道义的结合,顺势而为。中国人常犯的错误是不负责任的反美情绪和意识形态臆症。一句话,中国没有必要在错误的时间和错误的地点站在美国的对立面。不要干吃力不讨好的事。若过分支持被美国必然要推翻的一个政权,待这国家政权变天之后,我们要重建友好关系也常常是十分困难的。

春秋战国后期,一度时间,秦国远不如楚国,也不如其他列国,楚国实力最强。秦国选择避楚锋芒,让楚国和别国争斗。最后,秦国反过来统一了六国。后来秦国暴政,推翻秦国的实际又主要是楚国势力。在美国还远远比中国强大的时候,实在搞不懂我们一些人非以为我们可以和美国摆战场不可。我们一些不智的叫喊声,反倒让美国一些人敌视中国。最近公布一个消息。美军方专家分析美伊战事,竟然把中国可以乘机攻击美国航母当作一个战争中的可能性。中国可以并可能为伊朗与美国开战吗?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