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大减税,中国急所在哪儿?
2017-12-04 16:22:39
  • 0
  • 4
  • 61
  • 0

2017年12月2日,美国参议院以51:49 票,通过了全新的减税法案。这意味着特朗普政府的大减税方案终于过了议会关,特朗普的政绩也终于有了一个真正的亮点。根据该法案,美国企业所得税将大幅下调,从35% 下调至20%;海外企业所得税大幅上升。税改前,美国企业在海外盈收转入美国时,必须缴纳35% 的税。税改后,对美国企业海外获利,最低征税10%,并将企业获利回流美国现金等价物的税率设定为12%,并将非流动性投资的税率设置为5%。同时大部分个人所得税也有不同档级的下调。——经济问题,有时候说深了,人们就觉得晕乎乎的。所谓经济学家多骗子,是由于他们可以用一些数据与概念把人们绕得更加云里雾里的。

大减税,无非就是试图以抑制政府行政开支的方法来减轻企业与社会的负担,减少企业生产经营成本,从而起到刺激经济发展的效果。经济又是世界性的一盘棋。一个国家形成低税洼地,很自然的,就能吸引资本与投资。不想多交税,是世界经济的通则。美国当年从英国手中争取独立,税收问题是北美殖民地与宗主国英国的矛盾的主要激化点之一。美国是世界最大经济体。这国税收低了,对整个世界的影响无可置疑。他国如果不跟着美国一块降税,不几年,经济困难甚至经济危机都会出现。你国的企业与资本都跑去美国了,你的经济发展找谁呢?

在美国历史上,里根被看作最伟大总统之一的原因,就是他的里根经济学获得较大的成功。里根经济学的主要经济措施包括削减政府预算以减少社会福利开支,控制货币供给量以降低通货膨胀,减少个人所得税和企业税以刺激投资,放宽企业管理规章条例以减少生产成本。从里根任期的经济数据来看,通过这样的措施,美国经济得到全面发展,社会所有经济阶层的所得都提高了,包括最底层的贫穷人口在内。

世界经济一直有两条主义之争,一是需求学派,即凯恩斯主义,通过增加社会需求与放宽货币来养鱼,一是供应学派,认为“供给创造自己的需求”,一个国家国民生产增长率主要决定于劳动力和资本等主要生产要素的供给及其有效使用;企业和个人提供生产要素和从事生产经营活动,都是为了谋取利润和报酬,取得实际收入。供应学派认为减税与削减社会福利开支才是解决通货膨胀和失业问题的正确途径。里根经济学就是供应学派。

在当时的世界经济格局中,美国经济受到来自日本、德国制造的压迫。汽车、电子、化工等制造业,日德等表现越来越突出。里根经济学直接作用于美国制造业,同时也推进了美国金融与服务业的发展。但是,后来随着个人电脑和信息产业对经济发展的作用越来越明显,美国经济政策又转向对科技扶持与促进。到了克林顿政府时期,科技与信息产业对经济的拉动就越来越明显了。渐渐地,随着美国更多新兴跨国企业集团的形成,美国更多制造业选择专利与核心制造的有效控制,而将一般制造向全球低成本地区布局的经营思路,拉美、东南亚与东亚成为美国许多企业海外投资的重点,刚好又遇到中国大力改革开放,不仅美国,日本、欧洲也采取美国模式不断加大对中国的投资,结果,美国传统制造出现一定的“空心化”倾向。在这样的格局中,还有一个显著的国家,是韩国也在其中崛起了。在美国,如今的汽车、钢铁、电子、化工等传统产业,当真就有些萧条了。

特朗普原是美国传统商人的代表,主要在建筑、房地产业耕耘。他的眼界决定了对美国传统制造业更看重一些。里根是美国共和党方面的优秀代表,里根经济学当年的成功,也让共和党人念兹在兹。但是,要看到需求学派并不完全是错的。1929年经济危机后,正是凯恩斯主义拯救了美国,罗斯福总统的成功,是供应学派的。没有罗斯福的经济大刺激,就没有美国二战前的复兴与二战后繁荣。供应学派是1970年代出了问题。美国共和党的经济政策,容易引发经济危机。1929年经济危机,是共和党人干的。2008年次贷危机,又是共和党人干的。在里根政府时期,也发生过经济危机,只不过及时采取对策修复了。

特朗普政府推行的减税政策,对依赖于资本与技术的科技创新型企业来说,刺激并不明显。并且,间接还对这类企业有所损害。新税制对个人年收入20~50万美元(夫妻年收入26~42.5万美元)区间的阶层,个人所得税由33% 上升至35%。这些人是什么人?主要是硕士、博士群体,并且多为科技创新型企业骨干力量。值得一提的是在过去,博士生减免的学费没有纳入到工作收入的计算范围,而现在,这部分学费将作为工作收入进行纳税。特朗普是著名的反智英雄(土匪),对科技创新企业一直不感冒,搞不到一块去,这也难免要塞点自己的私货。

特朗普大减税,能否复制里根经济学,需要时间来证明。美国另一个严重的难题,是巨额财政赤字。理论上来说,如果通过大减税成功刺激美国经济,政府与社会收入将不降反升。社会经济大幅增长,财政收入相应增加,财政赤字也就可能减少了。但是,如果经济增长不如预期,财政支出已经被削减到一个最低临界点,再无减少的可能,那惟一可做的是继续增加财政赤字。美国还有一个最大的难题是要承担世界警察的责任。万一发生重大战事,财政赤字又得急升。特朗普是不太想管一些世界闲事了,国际责任总想丢包袱。但从美国过往历史来看,共和党又同样比较好战。想想老布什、小布什任期内发动的战争,就得明白他们什么叫身不由己。从美国历史大减税的情况来看,产生的另一个副作用是加剧贫富分化。这又会引发社会内部冲突,反而迫使社会增加管治成本。

从经济与企业运行来看,税收虽然是重要的调节手段,但不具有完全的决定意义。当然,一国税收过高肯定有问题,那会变成恶税,腐败税。可是,如果税收过低,令社会无维持基本管治的财政收入,那也要出问题。我国明朝灭亡的原因,税制问题是其中之一。彼时,东林党人作死,成功阻止朝廷向盐矿、江南工商业开税源,国家税收只有强压到土地上面,适逢战乱,又导致地主破产,农户成失地流民,形成恶性循环。现在的希腊又形成另一种窘境,一方面,社会福利,政客必须迎合民众的欲望,另一方面,政府税收又无法保证,那就真玩不转。除了税制问题外,原材料、水电油、居住成本、交通运输、工资等,在经济运营中会起到同等或更大作用。现代经济,科技创新与金融又是极其重要的两大经济支柱。

然而,面对美国的大减税,世界列国包括中国在内又必须做出反应。指责美国“不负责任”、“自私”乱减税,是没有意义的,只会闹国际大笑话。美国大减税,他国也及时调整税率,不让美国成为世界的低税洼地,那美国低税政策的边际效益也只能随之消减。中国有一个公开的秘密是行政管治成本过高,而那主要政府管得太多,手伸得太长的缘故。如果下决心精兵简政,大幅减少公务员,减少政府直接插手社会与经济活动的事项,我们可以扔掉一大块行政开支,从而给大幅减税创造巨大的空间。其次,摒弃地方政府的土地财政,国企的任性垄断哄抬物价造成的社会通用成本过高的发展思路,在生产经营成本这一块,中国保有一定时期的内的低成本优势,仍有可能。第三,坚定走法治路线,可以理顺社会关系,为大幅降低企业隐性成本创造全新的发展空间。中国企业的经营环境,存在大量无效的人际、政企关系,政府人为设定的不当管理要求,以及知识产权保护不到位等问题。法治落到实处,企业实际经营成本可大大减少。第四,特朗普发神经与现代科技作对,中国若能坚定走科技创新之路并在科技创新体制做出深刻的历史大变革,那就形成自己的发展优势。第五,把促进经济发展的关注点从大企业转向中小微企业。历史一再证明,中小微企业越是有好的生存空间,国家的经济发展就越有活力。第六,寻找好的思路与好的实用政策。回忆一下改革开放之初,国家没有拿一分钱,只给了广东一点政策,广东经济就在珠三角地区率先腾飞了。珠三角地区“要致富先修路”的发展秘诀,至今对经济发展仍有很好的促进与拉动作用。

人类社会活动的一切目的,是指向经济,而经济的终极目的,是通过实现人类的存在价值,继而完善与提升社会的基本价值观。纵观人类的发展史,就是在重大社会变革与重大社会事件中,如何找到自己的正途。美国大减税直接影响世界经济,同时也给中国与世界带来新的挑战。我们如果能够看准大势而沉着并正确地应对,或可以借势前行,找到中国真正崛起的新途径。说到底,就是得自己上心与争气。不然,国际资本大量流失,百业萧条,到时候像IS恐怖分子那样仇视美国,那只会加重我们的苦痛与绝望感。美国做什么是他们的自由。美国并不可怕。可怕的是我们自己的愚昧与固执,面对新的情势不知道拿出正确的智慧的应对之策。经济有时候也像提线木偶,就看你如何拉动哪几根绳子。

“扫一扫”欢迎关注航亿苇微信公众号:poem1962,更多珍藏送给您——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